中国融资租赁导航网

  本站长期从事《融资租赁管理师》、《商业保理管理师》培训认证,通过考试可获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认可颁发的管理师证书。截止目前,已有大量从业人员报考参加!
  现每年与租赁协会编写《中国融资与现代租赁业服务贸易指导企业目录》,举办年会、论坛等活动。
  如公司有内训、发布资讯、行业文章、招聘信息等需求,可与本站联系!
在此祝浏览本站的各位朋友事业登高峰,生活更美好!

联系人:封博
QQ:464297929
电话:15810561440
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北京市门头沟区石龙东路3号中国兵器一机大厦11层

  为了方便大家沟通,可加入下面QQ群交流:
金融-融资租赁交流群:92301831
商业保理交流平台:208913862

融资租赁壳资源新热潮

作者:网络发布时间:2018-05-24 16:17 点击次数:

  商务部的一纸文件,搅动了6万亿元市场规模的融资租赁行业。5月14日,商务部发文通知自4月20日起,已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银保监会。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5月前后,融资租赁公司注册已现异动。珠海港、世联行等多家大型公司纷纷抢设融资租赁公司。此外,市场中空壳租赁公司的牌照买卖也迎来一波热潮,不少中介发布相关政策趋紧、注册门槛提高的帖子,来推销自己手中的牌照资源。

  上市公司抢筹注册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珠海港、世联行等多家大型公司纷纷抢设融资租赁公司。

  5月18日,世联行发布公告称,公司审议通过《关于与关联方共同投资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与世联中国、世联共享共同出资1000万美元设立公司参股子公司世联惠商融资租赁(广州)有限公司。

  无独有偶,珠海港5月14日晚公告,拟与全资子公司珠海港香港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珠海港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其中,公司认缴2.25亿元,占注册资本的75%,香港公司认缴75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5%。新设立的融资租赁公司初期主要围绕公司主业资产开展融资租赁业务。

  此外,近期中国联通、晋煤集团、法国PSA集团等行业巨头接连斥巨资设立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已成为大公司在转型期的热门选项。

  在市场看来, 融资租赁划归银保监会,监管收紧是大势所趋。目前仅是移交职能监管,未来银保监会将如何监管融资租赁行业尚未可知。但业内有消息称,监管之后的整理举措会遵循“先停止注册,再整顿,再出新管理办法”的思路。对此有分析称,融资租赁业将进入银保监会统一监管时代,大公司除了转型和培育新盈利点之需,在监管细则尚未明朗之时,抢滩融资租赁,意欲掌握先发优势。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租赁公司人士表示,抢筹注册一般是基于政策收紧、门槛提高、准入严格的预期。

  空壳资源买卖盛行

  融资租赁监管“易主”,给市场上买卖壳资源的中介也带来不少影响。事实上,融资租赁空壳资源的买卖早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网站上充斥着大量的融资租赁牌照转让或代办外资租赁公司,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此类中介都在借监管趋紧、注册难度加大来推销手中的壳资源。

  一位壳资源中介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目前融资租赁空壳资源的价格为10万-75万元不等,价格主要和地区以及内外资股东有关。该中介介绍,他手中有包括北京、天津、上海、深圳、江苏、浙江、安徽等多个省市的融资租赁壳资源。

  该中介人士给记者发来几张融资租赁公司营业执照并称,“这些公司税务干净无债务,空壳公司,银行户没有开过”。其中一个营业执照显示,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营业期限为2018年3月28日-2048年3月27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些融资租赁企业多为外资或中外合资公司。“现在的注册门槛不高,但是已经在停止办理的边缘,很多地方已经不批了,在等待银保监会的新要求。”该中介表示。

  一则显示为今年3月发布的推广信息显示“融资租赁公司转让,现在是处于最实惠的阶段,未来一到两年的时间融资租赁的价格将会达到50万元关口,像上海现在中外合资融资租赁价格在50万元左右,北京就更贵了,中外合资的价格达到100万元,都还是没货的状态。所以不管是投资还是自己公司,未来有这个方向的规划都是值得出手的”。

  事实上,融资租赁企业在去年增长迅速。全国融资租赁企业管理信息服务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登记在册的融资租赁企业数量共计6158家。截至2016年底,全国融资租赁企业注册资本金总量为19223.7亿元,同比增幅为31.3%,是2013年2884.3亿元的近7倍。 另据中国租赁联盟和天津滨海融资租赁研究院统计,截至2017年末,融资租赁业的企业总数达到9090家。

  麻袋研究院研究总监路南表示,在原来“弱监管”环境下,融资租赁公司空壳化严重,大部分公司没有实际业务,不少公司就是为了“卖壳”而存在的。近期融资租赁行业监管骤然收紧,市场不可避免地出现监管趋严、牌照难以申请的预期,加剧了壳市场的炒作。

  不过,供职于某租赁公司合规部门的李鹏飞则持不同看法。他指出,银保监会制定监管政策,并不意味着将融资租赁公司等同于银行业机构,同样,融资租赁的壳资源也并不会因此有所升值。相反,伴随着强监管的到来,前置准入审批减少、开放程度提高、行业清理整顿或将成为下一阶段发展的重要特征,壳资源价值大概率受到负面影响。

  “中介类公司或掮客这个古老的行业仍有其生命力,但是随着监管深入,粗放型的中介业务、通道类业务等将受到穿透式监管影响。”李鹏飞直言。

  行业将迎来一轮清理整顿

  据上述金融租赁公司人士介绍,买“壳”的人中一部分是确实想要进入融资租赁行业,想要踏实去干的,只是受限于注册资本的硬性规定;而另一部分就是瞄准了融资租赁行业的外汇额度,尤其是外资的融资租赁公司。而后者的概率远比前者大得多。

  从不同种类融资租赁公司的注册门槛来看,路南介绍,金融租赁公司一次性实缴注册资本1亿元,对发起人有严格要求(商业银行;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主营业务为制造适合融资租赁交易产品的大型企业;在中国境外注册的融资租赁公司等),另外还有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体系等要求,而融资租赁公司门槛较低,划归银保监会监管后申请门槛提高是有可能的。

  上述金融租赁公司人士指出,三类公司的注册门槛主要体现在发起人资格、资本缴纳方式等差距上,外资租赁公司注册资本认缴制不需要实缴,内资需要实缴,金融租赁公司发起人有严格限制。不同准入和监管力度,造成了事实上三种类型企业的不平等。在划归银保监会监管后,由于三者在经济功能、业务模式等方面的一致性,趋同是大趋势。

  而监管趋严后,此类壳资源市场是否将面临清理?上述金融租赁公司人士认为,壳资源存在一定合理性,而且主要属于商业行为;壳资源没有实质经营,对监管秩序、经济秩序带来的影响较小,短期内应当不会清理;而且清理也面临着壳资源如何认定等技术性难题。监管的首要任务,应当还是针对行业乱象、统一监管规则。

  据中国租赁联盟和天津滨海融资租赁研究院测算,截至2017年底,全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6.0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7%。不过,在规模增长背后,行业也出现不少乱象。路南向记者列述了融资租赁的几条乱象,他指出,由于早期牌照发放过多,融资租赁公司空壳化严重,大部分公司没有实际业务;模式单一、资金来源渠道受限,行业发展不健康;不少公司没有资产端能力,从事的是通道业务,成为监管空白;缺乏行为监管,有些公司并没有实际标的,成为非法集资的温床。在他看来,纳入银保监会统一监管,极有可能先针对行业乱象进行一轮清理整顿。

  路南表示,融资租赁公司在业务上将受到更严厉的监管,资产端能力不强的公司将面临收缩。资产端监管趋严,或有利于回归业务本源,通道业务有望逐步压缩。行业集中度可能提高,资源向大公司集中。很多互金公司都在使用融资租赁的相关牌照展开业务,未来资产端监管从严,一些没有实际业务的骗局可能很快暴露。第二,平台利用牌照做通道的情况被监管,回归融资租赁本质,监管套利现象杜绝。第三,如果监管门槛提高,融资租赁不是一个“廉价牌照”,不少互金公司可能会退出融资租赁业务。